当前位置:万亿财富网 -> 公司 -> 房产

频换马甲假托国企 金远地产涿州无证卖“房”千余套

2018-05-19 09:29:03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陆肖肖 于玉金

频换马甲假托国企  金远地产涿州无证卖“房”千余套

  “买房子过去两年多了,项目还没有动工,土地没有任何手续,我们要求退钱开发商也不给退。”近日,《华夏时报》记者收到众多北大青鸟金远国际健康城项目的投诉。

  北大青鸟金远国际健康城位于保定市涿州马头镇,开发商为北京金远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远地产),项目并未办理任何证件即开始销售,在销售之后的两年内,项目频频更换名称,开发商也进行了变更。

  订房两年未动工

  5月10日,记者在涿州市政府门口看到,有二十余名业主在涿州市人民政府门口,拉起了“请政府为百姓维权,让金远开发商还百姓血汗钱”的条幅。多名业主告诉记者,他们从5月6日晚上开始,已经在这里坚持了五天四晚,期间政府多次帮助与开发商进行协商,但双方就退款和赔偿问题仍未谈妥。

  据悉,北大青鸟金远国际健康城项目主要在2016年进行销售,单价从四千多元一直卖到了将近八千元。根据销售政策不同,业主支付了排卡费或电商团购费用,金额为5万、16万、18万元不等。记者了解到,该项目排卡预售时,共有一千余套房子,本次涉及退款的业主约有五十多户。

  王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在2016年9月以5980元/平米的价格定下了一套85平米的两居室,当时看中的是项目宣传的301医院,以及配套的北大青鸟学校,这里的价格比周边的项目价格低一些,就定下了这套房。当时是交了5万元的排卡费,签订了《意向选房协议书》,置业顾问表示开盘后就按照当初锁定的价格和位置销售。

《意向选房协议书》.jpg

  记者看到,项目的开发商北京金远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即甲方,与乙方业主签订的《意向选房协议书》上约定,“自本确认单签订后确认所选定的房屋,甲方承诺将以本确认单确定的价格在2019年12月30日之前将房屋交付给乙方。”文件还约定了开发商的违约责任,“若甲方未按时在2017年7月30日前动工,则对乙方提出退房需求的,按2017年7月份涿州市同区域、同等面积房屋总价的30%赔偿业主错失购房机会造成的损失。”

  “谁知道房子买了两年了,都没有开盘,约定的动工时间过去了,项目也没有任何动静,金远地产在涿州的售楼处都关门了。”众多业主开始意识到项目的问题,并提出退款的要求,“关于退款的问题交涉了多次,我们进行了多次维权,开发商每次都答应得好好的,但就是拖延着不给退。”

  据悉,2016年至2017年,涿州市的房地产市场经历了一轮暴涨,单价从五六千涨到了一万五六。有业主告诉记者,等待的这两年多时间,自己失去了买房的好时机,现在房价涨了一万块,当时可以付全款的钱,现在仅仅够市场上项目的首付。

  不仅项目没动工,项目在涿州的售楼处也已关门。记者在业主指认的售楼处现场看到,当初被当作售楼处的大楼后来改成了一家面馆,但也已关门歇业,现场已找不到任何项目的痕迹。

涿州市原售楼处现状.jpg

  除了涿州市已关掉的售楼处,项目在北京市六里桥还有一个售楼处,但记者近日去实地走访时,该售楼处也是大门紧锁。

金远在北京六里桥售楼处.jpg

  记者电话联系到项目的销售代理公司“天易沃田”的负责人王旭,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销售活动早已停止了,留下那个售楼处是为了办理售后、退款等事宜,但租用的场地下个月到期,到时候这个也要停了。

  无证售房项目频换“马甲”

  金远地产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初期规划时,公司计划在南芦、北芦、西马庄三村进行改造,项目总用地为112.42公顷,居住用地有42.98公顷,在涿州市总体规划的基础上,项目将打造国际影视艺术主题街区,主要发展影视产业,配套建设影剧院、酒店、影视体验俱乐部、影视交易中心、演员培训基地等,项目还将配套建设西班牙风情商街,住区分为回迁区、近期开发、中期开发、远期开发、多层住宅五个部分。

  多名业主告诉记者,当初买房子时,项目的置业顾问称土地证等证件正在办理中,并未承诺证件何时可以办理完毕。开发商并未在项目现场圈地建设围挡,仅是置业顾问带着业主去项目地看了下,宣称位于北辛庄户村附近的一片地是未来项目的所在地。后期,部分业主签完《意向选房协议书》后,置业顾问告诉业主,原来的地块没拿下来,项目的位置发生了改变,在原基础上移动1000米,也即《意向选房协议书》上标注的位置:东至琉璃河,北至码头路,南至影视城路,西至育英街。

  记者在业主的陪同下来到了当初置业顾问所指的两处项目所在地,在第一处地址处,记者看到,沿街为当地居民的房屋和搭建的板房,后面是一片林地。第二处地址的项目现场为大片的林地。两处地址均无任何与金远地产相关的标记。

  记者了解到,置业顾问口中的项目所在地并不属于金远地产。涿州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金远地产在涿州市没有任何土地登记。

  金远房地产开发集团董事局主席赵树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坦诚,对于商品房销售需要的五证,即《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金远地产均未办理。

  不仅项目地址进行了更改,项目的名称也进行了多次更迭。业主告诉记者,“项目名字改了好多次,最后大家都不太清楚叫什么了。”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业主最初买房时项目案名为北大·金远国际城,并宣称与北大资源集团合作开发。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改成了北大青鸟·金远国际城,后来又改成了北大青鸟·金远国际健康城。

  另外,对于项目早期宣传的与北大资源集团合作开发一事,也遭到北大资源集团的否认。2016年5月9日,北大资源集团发声明称,“近日,我们发现河北涿州自称北大·金远国际城的房地产项目,未经北大资源集团同意,擅自在其北京的售楼处、有关房地产项目介绍的网站、其宣传物料以及销售人员说辞中对外宣称,该项目由北大资源集团与北京金远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强强联合开发,在购房者当中产生了误导。北大资源集团郑重声明:从未以任何方式参与北大·金远国际城项目的开发,请广大购房者注意,以免产生不必要的损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树军也否认了与北大资源集团合作开发一事。

  项目早期的开发商为金远地产,近日项目的开发商也进行了改变。赵树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项目的开发商改成了河北中核金元科技有限公司,这个是去年注册的公司,未来将代替金远继续开发这一项目,项目未来的规划从南芦、北芦、西马庄三村缩减为了南芦一个村庄。

  在金远地产提供的涿州市码头镇健康科技城的规划文件上,记者看到,项目最新定位为健康科技城,核心产业定位为健康科研、健康养生、健康养老等方面,该文件于2017年6月6日编著。

  随后,记者来到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记者问到北大青鸟金远国际健康城项目无证售房是否合规时,该部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项目不在住建局的所属辖区,这种行为在我们辖区内是不合规的。”

  对于北大青鸟金远国际健康城项目是否办理了相关销售证件、销售行为是否合规、业主的退款问题如何解决等问题,记者采访了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其负责人透露,公安部门已经介入此事,并传唤了企业负责人,承诺6月底前给业主退还定房款。但截止到发稿,涿州市新闻办未对《华夏时报》的采访内容进行正式的回应。

  关于广大业主面临的退款难题,秦兵房产律师团律师徐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开发商没有取得预售证就销售商品房,肯定是违法违规了,不单是违反了相关的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更严重的是他已经有非法集资的嫌疑,已经可以够得上刑事案件了。

  徐斌还提到,当时项目五证不全,买受人应该及时的举报,制止开发商的这种销售行为。另外,购房者可以提起民事诉讼,看开发商有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查询开发商有没有相应的资质和财产,比如有没有其他项目尚未卖出去的房子,通过诉讼来保全这些资产,然后通过拍卖开发商的资产来偿还自己的债务。

  排卡费去向遭遇罗生门

  对于业主提出的退款要求,赵树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最近将组织资料、资金和财务计划,6月29日之前会彻底解决退款的问题,除了退回业主所交的排卡费之外,还将按照5万元赔偿2000元、10万元赔偿4000元的标准来补偿。

  对于企业的资金来源,赵树军保证,6月20日公司会有1亿元的资金进账,能够覆盖所有退款客户的需求。资金来源是公司唐山“凤凰夜市”项目,由公司旗下的唐山凤舞盛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运营,这个项目采用了拆迁置换的模式,目前的拆迁进度已达80%-90%,近期会有公司进行股权合作,能置换出一个亿的资金。

  在谈到业主多次要求退款未果的原因时,赵树军表示,开发商当时同意的是社会问卷调研和团购活动,仅仅是一个蓄客的手段。但当时代理公司私自进行排卡销售,开发商方面并不知情,直到2016年底才发现违规销售行为,随后公司对此进行了整改,叫停了排卡预售行为。

  赵树军提到,公司一直在协调退款事宜,但由于当时排卡预售行为均由销售公司办理,费用由销售公司代收,且销售公司并未将所收款项全部打到金远地产的账户内,目前公司不掌握退款涉及多少业主,涉及的资金额度也有待进一步统计。

  记者从业主方面了解到,在缴纳排卡费和电商团购等费用时,POS机的收款方的商户五花八门,有“金远商贸中心”“金远五金商贸中心”“金远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等,但收据及《意向选房协议书》上的落款及公章均为北京金远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但对于赵树军所提到的销售及排卡费的问题,项目的销售代理公司“天易沃田”方面却有与之截然相反的说法。

  记者电话采访了销售代理公司“天易沃田”的负责人王旭,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当时是受开发商委托才卖房的,定价、排卡、市场推广必须是开发商知情,开发商不同意谁敢啊!双方签订的合同、委托协议都有,金远商贸中心等账户是在自己公司名下,属于为开发商代收款项,但排卡费款项已全部结算给了开发商,有银行流水可以作证。”

  另外,记者查阅企查查网站发现,金远地产法人为户晓春,大股东为北京融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王岩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赵树军占股10%。公司旗下有唐山府润豪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涿州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盘锦金远宝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5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河北北大青鸟金远科技有限公司一家科技公司,以及一家北京群艺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赵树军宣称的用于股权融资偿债的唐山凤舞盛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不在金远地产旗下。对此,赵树军解释称,“凤舞盛世公司的法人是我的侄子赵晗,占有公司98%股权,是股权代持的模式。公司的每个项目不能连带,金远出现排卡这个行为之后,项目连带容易造成项目上的瑕疵,如果公司和金远关联就完了,原来是金远,后来我们调整了。”

  对金远地产在涿州项目的问题,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