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亿财富网 -> 宏观 -> 政策

大蒜价格跌至10年最低 “炒蒜”游资大规模撤离

2018-05-19 09:33:09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张智

大蒜价格跌至10年最低 “炒蒜”游资大规模撤离

  6毛一斤。金乡蒜农老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伺候”了大半年的鲜蒜,竟然只能卖出这样的价格,仅仅是种植成本的一半,创下了2008年以来的同期最低价。

  “去年的鲜蒜价格也不好,但起码能摊平成本,亏得没有那么厉害,今年蒜价还不到种植成本的一半,亏得太厉害了!”近日,蒜农老陈语气沉重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在越来越高的种植成本下,0.6元的收购价,让金乡的蒜商们左右为难,但是更为难的是收储商。

  低价蒜原本应该是出手的好时机,然而,去年在炒蒜中折戟的热钱,在今年的行情中大批撤出,收储商们也担心库内量大价格一路走低血本无归,不得不控制收储量。

  “今年单产虽有局部减产,但外围副产区持平或略增,整体种植面积多于去年,因此总量还是很大。目前鲜蒜交易平淡,有一定干度的蒜交易量、价格略有好转,但也很难影响对后市的看法,种植户亏损已经成为定局。”国际大蒜贸易网研究员石正科告诉记者。

  亏损严重

  5月的金乡,是新蒜丰收的季节,也是新蒜老蒜交替、行情洗牌的季节。但今年,疲弱的行情,让原本井井有条的交易流程变得举步维艰。

  “现在鲜蒜价格,质量差点的0.55-0.65元,一般的0.65-0.75元,好的0.75-0.85元,半干蒜0.85-1.10元,就这价格,成交量也很小,收购商还在压价,可是我们的种植成本在1.2元左右。”老陈说。

  尽管去年5月,新蒜的价格也刚刚摊平成本,但当时,冷库蒜的价格居高不下,总还给蒜农们留下了希望:鲜蒜价格差,晾晒以后变成干蒜价格能上去了。然而今年,冷库蒜的价格让蒜农们也犹豫起来。

  卖还是不卖,什么时候、什么价格卖,成了蒜农们最大的难题。

  “现在的大蒜价格是2008年以来同期最低。”石正科介绍道。

  蒜农不愿卖蒜,客商也不愿意买蒜。5月17日一整天,金乡几个大蒜交易市场的货源仅有十几车,客商、收储商要货积极性也不高。整个金乡的大蒜交易,都似乎按下了暂停键。

  不仅是金乡。在云南、河南等地,大蒜也出现滞销现象。“帮助云南滞销蒜农!5斤紫皮大蒜仅19.9元包邮!”网络里,关于“热心助农”的推广越来越多,超市的果蔬区也出现了“爱心蒜”专区。

  据农业农村部提供的监测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大蒜平均批发价每公斤5.44元,同比下跌59.9%,环比跌11.3%,较近5年同期平均跌30%。在农业农村部官网近日公布的国内鲜活农产品批发市场重点监测的60个品种中,大蒜位居价格降幅榜首。

  游资退潮

  事实上,今年蒜价大跌,在去年就已经有了预兆。2017年6-8月,我国大蒜入库量为310万吨,相比2016年增长了120万吨,增幅高达63.16%,创下了近5年来最高的纪录。

  这正是“蒜你狠”之后必然会出现的农产品魔咒。

  2016年11月,金乡大蒜的收购价一度飙升至6.05-7.30元,那一年的“蒜你狠”,让进入金乡的社会资本全都赚得盆满钵满,“一套房子进去,三个月后两套房子出来”的造富神话,在金乡国际大蒜交易市场(山禄市场)交易大厅前的小广场上、在每一个“大蒜经纪人”的案例中流传。那一年,仅是山禄市场一位姓王的经纪人的手中,就经手了近亿元资金。

  “现在做大蒜生意基本不需要门槛,经纪人什么都会安排好,包括货源、货物质量、交割程序等,你只需要准备资金就行。资金不充足也不怕,我们可以给安排配资,配资最高可以达到50%,等大蒜赚了钱,再将配资的款结清就行。”王姓经纪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这意味着,在大蒜产业链中,游资的进入根本不需要操心种植、收储、销售全流程的任意环节,只需要将钱投进去,几个月后将钱和高额利息拿出来。

  在苍山、杞县、邳州、金乡全国四大大蒜集散地,每年7月大蒜入库,10月份开始出库,一直持续到第二年5月份。每年大蒜购销期,这里便成为游资聚集的“热地”。

  和一般的地下钱庄不同,大蒜市场的配资有着很高的防风险性。如果蒜价开始下滑,配资的人就会提醒货主开始出货。一旦发现出货不及时,可能导致配资收不回,配资公司有权强制清仓出货,保证自己的收益不受影响。由于做配资的太多,那一年,连融资的利息都下降了0.003元。

  这些资金,在2017年大蒜需求疲软、货多压仓的情况下,让大蒜价格依然逆势上涨。不过,这一次,游资并没有成功将市场转向。从2017年6月至今,大蒜价格一路下行,平均每月同比跌幅超过47%。

  由于蒜价低迷,2017年11月7日,金乡召开了“大蒜产业自救暨切蒜片自救誓师大会”。会上,中国蒜商协会会长、金乡江浩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江浩作出动员,号召大家以深加工的切片蒜对抗低迷的价格。

  然而,在蒜价大跌,蒜商不得不想尽办法深加工蒜以挽回损失的同时,大蒜种植面积仍然较去年有所扩大。据统计,2016年我国大蒜种植总面积为496万亩,而2017年迅速增加到了599万亩,2018年截至目前已经高达647万亩。

  老蒜未尽,新蒜已来,2018年的大蒜市场,货物前所未有的充足。一些抗风险能力差的小囤蒜商从今年初开始纷纷“割肉”出货。

  大蒜经纪人们也嗅到了风险的味道。

  “估计今年配资不好做,有可能出现资金和利率都走低的情况。”王姓经纪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和每一种农产品一样,囤积的大蒜如果不能在一年之内销售出去,等待着收储商的,很有可能是“烂库”。

  “今年农户赔钱已是事实,大蒜价位运行区间不会太高,社会热钱会减少,储存商会较为理性慎重。好消息是,秋后种植面积可能会减少,这样明年的价格会好过今年。”石正科说。

  在石正科看来,尽管大蒜市场充满着博弈,但价格运行也符合农产品的规律,不是蒜商轻易可以掌控的。“炒蒜”越来越像赌博,在这场赌博中,“无产”的游资,永远都是能轻盈抽身的那一个。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