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亿财富网 -> 公司 -> 能源

新任管理层查旧账 亚太能源内部治理问题真不少

2018-01-05 10:21:38 来源:金色光 作者:

12879-12041021262742.jpg

文丨金色光

  亚太能源在完成董、监、高管理层的换届选举之后,开展了对公司内部治理情况的自查。通过本轮自查,发现了公司存在诸如:违规担保、涉及诉讼以及公司和实控人都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情况。近期,公司在股转系统公告平台披露了《关于涉及违规担保等相关事项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将上述涉及公司内部治理的问题,公诸于众。

  河南亚太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亚太能源,证券代码:831950.OC)是一家从事新能源、有机股份环保设备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公司在2015年2月6日成为新三板挂牌公司的一员。截至2017年6月30日,第一大股东刘红军持有公司7,35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5.60%,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自2014年8月29日,公司第一届董事会选举产生之后,刘红军即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对公司的发展战略和经营决策有重要影响力。

  2017年9月13日,亚太能源的整个董、监、高管理层完成了换届选举。实控人刘红军在本次换届选举中,放弃了董事长职务。在新一届管理层履职之后,根据证监会、股转系统关于严格执行挂牌公司信息披露制度的政策精神,在主办券商招商证券的督导下,主动开展了全面的内部自查工作。经本轮自查后发现,公司存在以下三方面风险:

  为关联方多起借贷纠纷提供违规担保

  亚太能源经过初步自查发现,在未经合法流程审批的情况下,公司为四笔借贷提供了违规担保。

  其一,金卓翰因与刘红军之间存在借贷纠纷,经法院民事调解,申请执行刘红军价值1,390万元的资产,公司为刘红军的上述债务提供了担保;

  其二,周龙与刘红军发生民事借贷纠纷,根据法院下达的执行裁定书,申请执行刘红军价值169.8万元的资产,公司为刘红军的上述债务也提供了担保,并且公司名下两辆小汽车已经因此案被法院司法保全;

  其三,2016年9月,何华、吴景芝、刘敏、马凤军、李娜、曹霞、王贤等七人与刘红军分别因民间借贷纠纷,经商丘仲裁委仲裁,上述借款合计金额为人民币1,359.20万元,公司也为刘红军的上述债务提供了连带清偿责任。目前,上述七人已经向法院申请执行,公司尚未实际承担担保义务;

  其四,2015年10月28日,关联方商丘市亚太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向王一如借款1,600万元,公司同样提供了担保。

  合同违约、税务纠纷等,涉及7宗民事案件

  在自查过程中,亚太能源还发现了公司所涉及的尚未进行信息披露的以下7宗民事案件:

  一方面,亚太能源在两个案件上未受损失:2016年5月,公司与牧金(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金公司)签订了《股票发行认购合同》,后因定增流程时间较长,牧金公司要求解除合同,并退回认股款及其利息,并支付违约金,因双方后续达成谅解,以牧金公司撤诉告终;

  2017年2月,公司在为武汉天海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海健)提供原油蒸馏装置事项中,延误了交货时间,经法院审理驳回天海健的起诉。

  另一方面,公司与全资子公司在五个案件中将遭受财、物损失:2017年1月,昆明熙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熙中)在购买公司提供的生物柴油设备的合同事项中,双方因税票问题发生纠纷,经法院判决,公司需支付昆明熙中312万元;

  2017年6月,全资子公司河南星火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火生物)与青海德润矿业有限公司发生合同纠纷,星火生物被判支付货款31万元;

  2017年9月,星火生物因与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商丘分行(以下简称:商丘分行)因贷款合同纠纷被起诉,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星火生物及其他被告的1,520万元存款或等价资产;

  2017年7月,公司及星火生物与浩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瀚租赁)因售后回租协议纠纷被诉至法院,2017年9月,双方达成民事调解,公司及星火生物将按期分批支付浩瀚租赁的融资租赁款项及相关费用合计471.32万元;

  2012年12月,星火生物因与马来西亚泡舒工业有限公司发生合同纠纷被起诉至法院,经法院判决,星火生物应依法向对方支付335.29万元货款及其利息,目前本案终审判决已经生效,但是星火生物尚未履行。

  公司、子公司及实控人都已被纳入失信人名单

  在上述五个案件中,除与商丘分行一案尚在审理过程中以外,其他的案件,亚太能源及其子公司都未实际履行法院判决。而实控人刘红军在牵涉到的债务纠纷也存在未执行法院判决的情况。三方由此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不足为奇。

  在案号为(2017)豫14执31号法律文书中,因亚太能源仅履行部分应履行义务,被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在案号为(2017)豫01执257号法律文书中,星火生物因规避执行,被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在案号分别为(2017)豫0191执2406号和(2017)豫14执31号法律文书中,因刘红军全部未履行相关法律义务,同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或许也是刘红军在9月份的换届改选中从董事长岗位上离职的主要原因。

  2017年12月26日,公司披露了《关于涉及违规担保等相关事项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展现了新一届管理层在纠正实控人不当控制公司和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等方面的努力。通过及时准确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有效地完善内部治理机制,或可使公司继续沿着业绩高速增长的轨迹健康发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