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亿财富网 -> 宏观 -> 评论

台湾旅游业复苏只缺“九二共识”吗

2016-09-19 20:54:24 来源: 作者:王晓笛

  眼下,台北街头巷尾一片忙碌。

  在十万群众抗议民进党当局为年金改革而污名“军公教”后,上万名台湾观光业者也走上街头,抗议逐渐减少的大陆客源。这是民进党当局执政百日后第二个较为重要的社会团体表达对当局施政的不满。

台湾旅游业复苏只缺“九二共识”吗

  观光业历来是蓝绿博弈的重要战场,不仅是因为观光在台湾这个外向型经济体中所占有的重要位置,也在于其中蕴含的微妙的两岸关系意识形态对抗。自2008年大幅度开放大陆赴台观光后,对陆客来台的争议便尾随陆客的脚步阴魂不散,但总体上并没有影响到交往的大趋势。在马英九时代,大陆旅客逐渐成为台湾旅游的主导群体。据台湾观光局统计,2015年台湾陆客人数约420万人,远高于第二位日本的约163万人。换句大白话讲,陆客已经是台湾观光业的核心。

  自民进党赢得地方选举后,有关观光业生计的讨论便层出不穷,并辅之以各种耸人听闻的传言,比如大陆全面封禁赴台等等,虽然这些传闻大部分被证明是子虚乌有,也不排除是蓝营操弄下的舆论攻势,但从中也足见大陆对台湾观光的影响之巨。

  有0.5个经济学位的蔡英文自然明白这一点,无论是真想振兴观光业,还是纯粹骗票,小英在上台前便向观光业者许诺不会减少陆客来台的配额。曾以“1个德国客或澳洲客,可以抵10至12 陆客”言论而闻名江湖的民进党立委陈欧珀,在上台后立刻改口,要求“交通部”增加陆客配额,积极为他的老板背书。

  然而民进党当局的愿望显得有些一厢情愿,陆客人数的下滑,让大部分观光业者明显感受到“观光寒冬”。当局虽然承诺提供观光业者300亿元新台币的融资以度过难关,但被爆料这个优惠政策早在陈水扁和马英九时期就被作为刺激计划被提供,换句话讲,当局观光业陷入困顿之际,并没有想到一个万全之策。在“百日新政”全面缩水的情况下,民进党当局开始推卸责任,将过错推给了大陆和国民党。

  从“九合一”后开始,陆客团的总数量的确是在减少,一些大陆旅行社业主也向笔者表示,一年多前就收到了压缩陆客团的通知。但至少截止到去年,陆客总体观光人数并没有减少,这其中自由行贡献颇多。在520之前的几个月,自由行也依然保持了较为可喜的增长。

  所谓的陆客人数大幅度减少,主要还是指团客。大陆虽然削减了一定人数,但整体而言,赴台旅行团队都能顺利赴台,想去台湾的人并没有被限制出行。

  那么是什么影响到了陆客的心态?

  未开放自由行和自由行开放早期,大陆赴台旅行主要以团队模式为主,台湾相应地形成了围绕大陆旅行团的观光产业链条,从民宿、游览车、导游等都属于者链条上的利益环节,牵扯面也广泛和巨大。旅行团中以低价旅行团为主,各大旅行机构采取低价竞争的方式笼络客源,而以行程购物作为收益补充。同时为节约成本,服务品质也相应的降低,一间客房要塞满客人才能罢休,景点的停留时间也极尽可能地被压缩,这势必影响了总体的旅行体验,安全方面也存疑。从2008年大幅度开放大陆游客赴台后,低价团屡发事故和纠纷,不久前的火烧车只是其中一例,有83人在这场低品质的旅行游戏中死于非命。但到目前为止,略有改善的部分是旅游团在行前都购买了保险。

  这种经营方式长远来看自然不可持续,但是在两岸关系缓和阶段,台湾的观光业者获益于两岸交往的红利,充足的客源保证了他们的生计。但倘若两岸形势发生变化,这些产业链条上的业主便会首当其中地遭受伤害。

  当然,最为根本原因的还是大陆游客消费理念的转变。早先,大陆民众乐意少花钱,来台湾打个卡,满足一下大陆教育出来的情怀。但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大陆民众对旅行品质的要求也相应的提升。根据《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16》,2015年中国出境游消费达1045亿美元,同比增长16.6%,人均消费893美元,增速有所放缓。出境游市场已经从早期“走走走”即观光看景为主,到“买买买”即购物为主,发展到“慢慢慢”、“品品品”的休闲度假的目的地生活体验阶段。这对于台湾走马观花式的低价团是一个噩耗,也说明现有的旅行产业模式走向了边际。

  至于自由行游客,相较团客,他们有自由组合旅游资源的能力和时间,能够跳出“旅行一条龙”的产业框架,自行决定旅行品质的高低,因此就有了自由行旅客冲高台湾观光人数的情况。然而,开放的自由行城市毕竟是有限的,客源终归会耗尽,这需要大陆方面进一步扩大自由行的配合。从2011年开始,大陆每年都会开放一批自由行城市,为台湾观光业进行输血,但2016年却迟迟没有新的动作,考虑到两岸关系现在所处的僵局,只要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那么陆台之间的交流必然继续受到影响。

  尽管台湾方面单方面提高了自由行的配额,但自由行的边际还是逐渐浮现。至少在去年三月,若是不办理加急,办理入台证尚需排队一个月。但在一年的时间里,这个排队周期逐渐缩短,在笔者撰文此篇时,台湾“移民署”的9月14日的自由行申请刚过4000(配额总数为7300),而中秋节后工作日的申请数量全部为零,用门可罗雀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总而言之,陆客人数的减少,并不仅仅是两岸政治变动的结果,两岸关系提供了一个宏观的时代背景,但并没有对游客的选择有所限制,游客心意的转变,其实还在于台湾未能提供心满意足的观光体验。一方面,陆客团因为低价产业链,对台湾旅行颇感失望,甚至出现了对人身安全的忧虑,毕竟没有谁想在被骂“强国客滚出去”后,再被烧死在大巴里;另一方面,自由行城市的客源已经消耗殆尽,自由行旅客对台湾的旅游资源也失去了新鲜感,台湾已不是手头宽裕的一线民众的首选。

  看上去两岸缓和时期所形成的观光产业模式走到了尽头,但观光业者对台当局的影响并不会立竿见影,观光业虽然重要但并不如电子产品那样核心,其颓势并不会对台湾整体经济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观光业者的抗议很大程度上是借着社会对“百日新政”这波潮流顺势而上的行为,在一段时间后自然会四下散去,在市场机制的推动下,开始一轮优胜劣汰的资源重组过程,这样或许是民进党当局无动于衷的一个原因。

  但缘木求鱼,若两岸关系不好,再好的观光资源也是闲置浪费,重组后的台湾观光业能有多大起死回生的余地也变得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在蔡英文在两岸关系上闪烁其词,那么观光业便不会是最后一个抗议的业者群体。蔡英文和民进党当局若执迷不悟,那么未来的中秋节烤肉(台湾中秋节流行吃烤肉),恐怕都不会吃得那么舒心了。

新闻排行